浮躁时读这3本书,让心灵沉静

原标题:浮躁时读这3本书,让心灵沉静

1.

《人间处方》

作者: [日]中川越

人生在世,难题便在于如何与这世间、与自己和解。生活、工作会黯然失色还是熠熠生辉,都取决于此。从2500多封作者现今留传于世的书信中,整理出七大主题:挑战、幸福、品行、批评、处世、矜持、表现。作者写给青年、挚友的这些信,都是充满智慧的生命话语,给出与这世界达成和解的方式。能让人的心灵顿时轻快起来,彷佛一位随行的心灵导师和你一同解决人生所有问题。而作者就是夏目漱石。

汇总了夏老师各个时期对生活的感悟。有对朋友的开导,有对弟子的指点,也有对自已的微嘲,有工作上的往来,也有与妻子的对话,有对别人作品的评价,也有对自已的作品的说明。对现代的人也有大的启示意义。对于一个热爱生活的人来说 ,对生活的观察和思考,零散的金句,往往会在无意中点破世俗中的人们迷失的方向。

很多时候一个作家写的小说,虚构的成分很多,里面有些指点迷津的内容,也往往被人物情节分解了,不容易被读者吸收到。这种日常书信往来,更能显示作者的真性情、心境和态度。

“人生在世,难题便在于如何与这世间、与自已和解。生活、工作会黯然失色还是熠熠生辉,都取决于此。夏目漱石写给特定的熟人、挚友的这些信件,都是充满智慧的生命话语,给出与这世界达成和解的方式。有的是绵柔安慰剂,有的是苦口一良药,无论头疼还是心痛,外症抑或心病,本书的处方总有一款能治你的问题。”

2.

《云》

作者: [日]山村暮鸟/著 / 小满/绘

山村暮鸟在《云》中的123首小诗,浸透了童心的美好,似乎没有什么技巧,就是在单纯地写一些简单至极的事物、场景——却能够让人觉得,生活中这样的时刻真的是越来越少了。那么,这样的时刻,是从什么时候就开始远离你我他的呢?每一个人,在自己的日常中都不曾缺少过各种各样的丢失,但唯独如纯真这样的字眼,似乎即使是真的丢失了也不会有所触动;甚至虽然不曾丢失,却自作聪明地为“纯真”之类进行了某种遮盖,似乎生怕遭到别人的嘲笑……

对于山村暮鸟来说,其实他也曾经是那些匆匆前行的人里面的一员,也曾经热衷于追求先锋、热衷技巧。但到了后来,他似乎明白了些什么,心态渐趋平和,有了一种“所得即所见”的想法,并且成为了他的诗歌的创作特点和方向。

在他的笔下,乡下的大河也似乎是有了生命,而孩子们则会打趣说——脑袋/因为老被敲来敲去/然后大人/才变聪明的吧——像这样的转折,在山村暮鸟的诗里到处都是;而更为普遍者,是他干脆开启了对自然状态下的人、事、物的拟写,根本不讲究什么变化或者技巧……但是读过一首又一首,再蓦然回首,才会似乎有所品味:孩子眼中的这个世界,不就是这样的吗?

山村暮鸟把自己变成了孩子,也以一个孩子的眼光来审视这个世界。一个忙于匆匆前行的大人们,确实是很难注意到这些不一样的“风景”的!而且很多时候,他们不仅不会注意到,还会煞有介事地指责孩子说:“你说得不对,应该是这样的……”其实,大人们倒不一定是错了,只是他们已经被自己的日常给迷住了双眼和内心,总是觉得一切都不会那么简单;倒是孩子,在他的“最初”,才得以保留了更多的纯真与美好。

3.

《蓝夜》

作者: [美]琼·狄迪恩

女儿金塔纳离去,琼·狄迪恩怀着深情回忆过往,在蓝夜的映衬下,金色的往事重现。女儿婚礼那天,头发上编着千金子藤,头纱下隐约可见肩膀上鸡蛋花的纹身,用花环代替花束,桌子上摆着黄瓜和西洋菜三明治,这些都是女儿的情感寄托。我们举杯,祝福杰拉尔德与金塔纳幸福、健康,拥有爱和好运,生下漂亮的孩童,却不知道这些在他们身上根本无法成真。

谁能想到,结婚后不久,女儿竟生重病住进重症监护室,在二十个月的治疗中,女儿辗转四家医院,只有一个月能勉强走走路,“我”回忆那些细节,所有的重症监护室都是一样的蓝白印花窗帘,输液管的滴答声,肺里的水泡声,随时想起的警报声,为了防止感染穿得全副武装。“我”无法承受,因为,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她身上。生而为人,还有什么痛苦比目睹自己的孩子死去更可怕呢?万物皆有时,失去后才发现之前那些时刻的宝贵,“从此,当“我”说时光流逝时,我却暗自相信,我的时光没有流逝,我的蓝夜永续。女儿离开后,她所有的情感寄托都成了“我”的执念。

翻开一张张照片,“我”陷入回忆,一张张照片都有某种东西,照片里的金塔纳穿着我买的舒服的衣衫,我们生活在海边,她荡过秋千,在浪涛里踢水,她送过我们明信片,还根据海岛生活写了一首小诗《世界》。那时我常常对女儿说,刷刷你的牙,梳梳你的头发,我在工作。

重温往昔,“我”陷入自我怀疑,难道问题一直出在我的身上吗?五岁的金塔纳,牙齿松动,托尼伸手就把牙齿拔下来,而我却急吼吼地要去急诊。还有金塔纳关于“破碎男”的回忆,这是女儿的恐惧所在,现在也成了我的恐惧。

翻检旧物,我已经不再珍视纪念品,那些无法归类或说出用途与属性的物件。许多婚礼的请柬,新人已告别婚姻;许多弥撒通知单,已故之人的面容我已忘记,这些东西让我意识到,许多宝贵时刻已如指间沙般流逝。

走到最后,我重新审视那些小事的寓意,我尽责了吗,我是不是一直有问题,如果母女之间能够完全互相理解,是否女儿的恐惧就没有了,或者是,只有我的恐惧没有了?

沉浸于夏日那短暂的“蓝夜”中,给了琼思考的安慰。它告诉人们万物皆有时,时光一直在流逝,但不汹涌,没有察觉到它的流逝能够怪谁呢。时间始终是“如此缓慢啊,却又深刻地行走”。琼当然也会诚实地袒露自己的脆弱,必须事后才懂得珍惜感恩有爱人相伴的时光,是谁能承受的呢。“时光流逝”成了文中一个魔咒的音符,它不时敲响,吞噬琼无尽的思辨质问,只因“时光流逝”。她感到不可理喻的是,所有人生的重大节点变化,为何都似在昨日?

“有没有可能,我从来没相信过时光的流逝?

我有没有笃信过,这世上会有永久持续的蓝夜?”

唯怨一年蓝夜太短,但琼的孩子一定笃信永远持续的蓝夜就是爱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阅读 ()
免费获取
今日搜狐热点
今日推荐
ios助赢计划app